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西沐:中国艺术金融发展的五个阶段与平台交易创新风险
来源:中国经济网发布时间:2015-12-15 18:04:46点击次数:1073 次

日前,在广州艺术博览会展会期间,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以《中国艺术金融发展的基本阶段与平台交易创新的风险》为题,从中国艺术金融发展的历史沿革谈起,梳理了中国艺术金融发展的基本阶段,并在此基础上,面对中国艺术金融发展过程中的一些最新进展,重点分析了文交所平台交易创新模式的状况与风险,引起了关注。

 

在高峰论坛上,西沐指出,中国艺术品市场与艺术金融的关系,我们可以用三句话来总结:一是中国艺术金融的发展是中国艺术品市场不断发展的结果;二是中国艺术金融的每一个创新都是中国艺术品市场需求推动的结果;三是艺术金融的发展推动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规模、结果及治理的不断发展。这可能也是中国艺术品市场需要艺术金融最为重要的地方。

西沐认为,从当下的具体情况来看,艺术金融的发展之所以广受关注,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及艺术金融发展的依存度越来越高,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发展,并没有随着规模的迅速提升,有效解决艺术品市场中的诚信机制、定价机制与退出机制等重大顽疾,相反,还有不断扩大与积累发展的势头。中国艺术品市场在发展过程中,寻找新的发展动力的诉求越来越明显,这个时候,艺术金融的发展就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的一个重要机遇。

西沐说,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发现,中国艺术金融的发展,如果从其发展的基本历程来分析地话,大概可以分为以下五个大的基本阶段:

一是基金阶段。在这一阶段,重点是解决资金的聚合问题,整合更多的资金来购买价格更高或是更多的艺术品。随着购买行为的增多,基金的回报需要在一定的时空下有效地退出。于是就进入了艺术金融发展的第二阶段。

二是投资的简单退出阶段。在这一阶段,重点是解决作品的变现问题,退出主要有两个路径:第一,在市场交易中退出,主要是利用拍卖通道进行变现退出;第二,在进入机构与类金融机构间进行变现。在这一阶段,主要的形式是银行抵押融资与典当行典当融资。

三是投资阶段。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不断发展,市场的需求更加综合化,文交所平台出现了,基于文交所这一平台,扩大了艺术品投资创新的空间,虽然艺术品份额化的创新实践遇到了挫折,但是开启了人们基于平台的投资创新的视野,激发了人们对于艺术品投资创新模式探索的热情。

四是投资大众化阶段。核心是利用“平台+互联网”机制,使艺术品投资打开了大众化的大门,主要有两个大的方向:一个是基于平台化的交易模式创新,如艺术电商的发展、艺术品实物集成电子化交易模式的创新探索;另一个是互联网艺术金融的开拓发展,表现为以P2P、艺术众筹等为主体的产品体系的不断推出与运营。这一阶段,通过“互联网+”机制,使交易更便捷、安全,门槛更低。

五是艺术金融发展的资本市场阶段,核心是艺术企业的证券市场的发展,即上市。从当前来看,艺术机构(企业)上市主板的门槛较高,存在很大的障碍,但新三板的推出与快速地发展,为艺术机构(企业)进入活跃的资本市场提供了可能与便利。艺术金融发展到资本市场的介入阶段,可以说是中国艺术金融不断成熟与上规模的重要表现。特别是基于艺术产业与艺术股权投资基金基础上的艺术新三板推动机制的形成,会极大地推动艺术资本市场,以及基于资本市场平台的兼并、并购市场的形成。这一趋势将不断活跃、做大艺术资本市场,推进中国艺术金融及其产业纵深发展。

关于文交所平台交易创新的状况与风险,西沐强调,现在我们可以说,中国艺术金融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艺术金融的创新出现了一些新的发展趋势,特别是沿着艺术品及其资源资产化→金融化→证券化(大众化)主线,在“平台化+互联网”机制的作用下,创新的活力不断呈现,特别是不同形式的基于“平台化”这一基础上的电子交易模式,可谓是各显神通,非常活跃。但从目前的法律与政策,重点还是分析风险取向的问题,因为只有在风险的基本面可以做到可管控的艺术金融创新,才是可以成立并且运营的创新。从目前来看,我们认为,最大的风险不是别的,是文交所交易模式创新的政策性风险,其次才是交易性风险。

西沐说,在交易创新的政策性风险中,国务院38号文对文交所交易治理的核心前提与背景,是权益类等额细分的问题。所以,我们在类似的创新过程中,首先要回避的就是针对艺术品的权益进行细分,这既是红线,也是高压线,这是我们在探索中一定要予以回避的。为此,我们提出了艺术品实物集成电子化交易的模式,可以说,以实物集成来替代权益细分是重要的创新改变,也是我们重点可以参考的模式。具体的内容我在很多文章中均有系统的阐述,这里就不再展开。

西沐同时指出,在交易性的风险中,首先要解决的就是门槛与会员交易的问题,不能直接面向大众发行;其次是交易的透明与规范等运营问题,这些也都是相应艺术金融创新过程中的一些重要基础问题。

最后,西沐强调,对任何一项金融创新来讲,风险管控是首位的要素,不能有侥幸心理,更不能依靠绑架投资者的思维模式来蛮干。在风险教育与风险意识普遍缺失的情况下,如果监管无所作为,监管缺位,所谓的金融创新,不确定性有风险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们讲,只讲金融创新,不讲风险教育与风险适配问题,是一种病。当下,这种病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