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智库评价
许共城:美国智库的基本特点和发展趋势
来源:学习时报发布时间:2015-04-09 09:38:40点击次数:1253 次

在当前全球智库中,美国智库虽然起步比英、德、法晚,但在战后,美国智库的发展却跃居世界的首位。美国的大型智库实力雄厚,经常从事全局性、战略性、综合性的研究,常常被称为“影子内阁”、“美国政府的外脑”等,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美国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一系列重大决策。

目前,美国作为西方发达国家的“领头羊”,其智库发展已经形成了非常成熟的经验和较为完善的运作机制,呈现出国际化大型智库的显著特点。

第一,美国智库依托政府又独立于政府。美国智库和政府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依靠政府的政策支持,得到政府的优惠资助,优先获得政府的咨询项目,甚至吸纳了不少政府机构卸任人员。但是,美国智库又不隶属于政府部门,它们具有相当的独立性,其研究过程、研究结论均不受制于政府,各政府部门无权干预智库的研究咨询工作。政府部门需要咨询服务时,一般采用招标方式,委托智库自主进行,被咨询人员和被咨询机构不受任何政治力量和利害关系的左右,他们站在客观独立的立场上,凭借自己的信息资源、业务准则、智力判断来获得结论和提供咨询。美国智库的这种独立性确保了咨询行业的自主立场和超脱态度,保证了咨询服务结果的客观性和科学性。

第二,美国智库具有良好的社会经济基础和人才优势。美国是西方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竞争异常激烈,社会生活和经济生活面临激烈的挑战,企业、单位、组织、团体随时面临着发展过程中的决策选择,这就使智库的服务成为一种客观需要。美国智库一方面专业分工越来越细、服务越来越多样化,另一方面综合性越来越强,以应对复杂性、综合性大型课题的咨询需要,为大型企业和政府部门提供关于重大课题的咨询服务。美国咨询业的成熟发展客观上要求高素质的从业人员。美国咨询业对从业人员的要求非常严格,不但要求从业人员有较高的专业知识,还要求从业人员要有其他领域的研究视野,同时又要有职业道德和咨询经验。绝大多数咨询公司都拥有很高比例的硕士、博士学位人才,及相关专业方面的专家,甚至还有大型公司和具有政界管理经验的高层人士,其人才优势非常明显。

第三,美国智库有规范的行业管理措施和很强的国际竞争力。美国设有咨询协会,协助政府管理咨询产业,咨询协会一方面将政府的法规、政策转化为具体的行业制度,对会员行为进行约束,对行业实行自律性管理。另一方面又负责与政府及相关团体进行联系协调,为咨询机构服务,维护咨询机构的权利。规范的行业管理制度,加上丰富的咨询管理经验、高水平的人才优势,使美国的咨询业具有很强的国际竞争力。

第四,美国智库具有高效的市场营销能力。美国智库竭力采用各种方法追求智库舆论影响力的最大化。美国智库作为生产策略和思想的工厂,其主要的目标受众是政府决策者和社会公众。进入21世纪,随着网络的快速发展和信息传播的全球化,美国智库与时俱进,竭力强化其研究成果的传播力度,积极采取各种方式和渠道加大自身的影响力。通过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和大众传播等,扩大智库的舆论宣传。如借助“旋转门”机制赢得官方的重视支持;通过智库协会、行业组织,甚至官方团体等传播智库的研究成果和案例效果;通过各种传播媒介,如纸媒介、电子媒介等,拓展新型的传播途径,引导舆论助推智库的影响力。

进入21世纪后,智库数量的剧增,媒体信息传播的即时化和全球化,金融危机影响下发达国家经济的持续低迷,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崛起,为美国智库的发展带来了严峻的挑战,也促使其形成了一些不同于以往的新趋势。

首先,由于金融危机和经济的持续低迷,造成了智库资金来源的不确定性和短期性,也促使美国智库更关注热点问题和更追求研究成果的实效性。当前,在智库的资金来源中,固定、长期的资金逐渐减少,很多时候,为了保证正常的运营,智库不得不作出一定程度的妥协,其研究结论就受到了影响。像美国外交政策的敏感问题,美国与各大国之间的贸易竞争问题,美国所介入区域的社会、政治、军事问题,金融危机,全球经济低迷状态,中东地区的冲突,中国台海局势等,越来越成为美国智库关注和研究的热点课题。

其次,美国智库越来越走向国际化。一方面,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使它更广泛地涉足全球各地区的事务,必须时时应对来自全球的挑战,需要智库提供具有全球性视野的解决方案和建议;另一方面,美国国内经济、社会问题不少,超级大国的地位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挑战,美国更需要转移国内矛盾和应对国际挑战。美国智库也随之越来越国际化,研究方向从原来冷战时期主要针对苏联等国家转移扩大到研究各主要地区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

此外,美国智库随着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崛起,以及美国全球战略中心向亚洲转移,越来越重视对中国的研究,特别是探索中国的崛起对亚洲局势的深远影响。近几年来,美国智库把对中国研究作为重中之重。比如,布鲁金斯学会设立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并在清华大学设立了清华布鲁金斯中心,该中心主要聚焦于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美国、中国邻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布鲁金斯学会会长斯特罗布塔尔博特认为,中国“和平发展”是一个好的口号,“和谐社会”也是一个好的口号。他还强调,美国、中国和印度三角关系非常重要,而且无论是美中关系、中印关系还是美印关系目前都很好。在未来几十年内,美、中、印三角关系将决定世界的格局。

关于中国的热点问题,美国智库也给予了特别的关注。比如,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高级顾问葛来仪(BonnieGlaser)最近在布鲁金斯学会举行的研讨会上分析中方在钓鱼岛海域的行为时指出,可以看出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行动很有协调性,法律、外交、经济等手段多管齐下,其协调性好于2010年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表现。又如,美国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认为,中日争端是今年全球最重大的冲突风险,中日爆发严重冲突危险系数甚至超过叙利亚。